非洲国别史写作的意义《非洲五十四国简史》论文

时间:2018-08-11 论文写作 我要投稿

  由郑州大学历史系退休教授许永璋先生撰写,我的两位博士研究生王严、武涛整理补充的《非洲五十四国简史》即将出版,这对中国读者来说,或许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这部书如同一幅简约的历史画卷,虽然线条简约,却清晰完整地勾勒出了生存于当世的非洲大陆这54个国家的历史概貌,让任何一个对非洲各国史有兴趣的普通读者一册在手,便可对这块大陆数十个国家的前世与今生、来龙与去脉,有一基本的了解。这是此书的一大特点。也是我们将本书整理出版的一个重要理由。

  今日非洲大陆54个国家,或大或小,或穷或富,都有自己的过往经历,有一部属于自己的历史。外部世界的人们若要认识理解这个国家,与这个国家的人民友好往来,最好的方式是从认识它的历史开始,从了解它的文化起步。历史总是遥远的故事,过往的云烟,它有趣而模糊,生动而飘浮,无论历史学者们用尽怎样的心力、动用怎样的才情来述说,真正能呈现在后人面前的,永远都只能是那曾经历史本身的很小一部分。在大部分情况下,过往岁月的真实情景究竟如何,遥远时光的鲜活画面到底怎样,都只能靠后人动用他们的历史想象去回味、去重建了,更何况,非洲大陆是如此广裹无边,国家是如此之多,差异又是如此之大。你看这块大陆,驱地之广裹达三千多万平方公里,比3个中国还要大,列国之众多则有54个国家之数,占了差不多当今全球国家数的1/3。而这数十个国家,文化形态各异,人口多寡不等,生活色彩缤纷,每个国家形成的背景、发展的进程、经历的往事、未来的前景,各不相同,这使得每个治史者往往只能选择那些自己掌握的,或感兴趣的,或自认为重要的东西来写作,故而人们常说,所有的历史著作,其实都不过是当代人对过往岁月的一种有选择性或倾向性的知识拼图与精神呈现罢了,其所呈现的不可能是历史图景的全貌,它一定是残缺的、有局限性的。

  然而即使如此,历史写作与岁月描述,对于今人与后人,依然具有持久的魅力与意义。我们常说,人有往事,族有谱碟,国有历史。历史,本是一个国家之精神家园,一个民族之心灵故乡,是今人安顿情感与灵魂的地方。对于今日正在努力探寻自己国家现代发展道路、正在努力摆脱自己国家落后状态的非洲大陆各“年轻”国家来说,对自己国家历史的记载、描述与认识,或许更有一番特殊的意义。因为今日非洲国家发展之艰辛曲折,今日非洲国家发展进程之困惑迷茫,往往与非洲各国历史家园的失落和文化身份的混乱有关。国家历史记载之残缺不全,国民文化身份之认同混乱,足以让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精神上心灵上依附从属于他国他族,更难以聚合成命运共担、前途共享的国家共同体。在某种意义上说,今日非洲欲团结起来齐心协力地去摆脱困境,去实现国泰民安的发展目标,必须从本国历史文化之重新认识、重新书写开始。

  事实上,历史的价值与意义,对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都是不言自喻的。我们说,国家之为国家,民族之为民族,不仅是因其有疆有土需予守护开发,也不仅仅是因为其在国际法上有一合法地位,在联合国大厦内有一正式之席位,更重要者,是因为它有自己的历史文化需予保护传承,有它自己的精神遗产需予光大发扬。那世代承袭下来的历史古迹、口头传说、文物遗产、经典文献,那流传千年的先贤们的思想、情感、记忆、荣誉,都是每个国家凝聚人心团结奋斗的基础,是每个民族精神命脉得以生生不息的活水源头。观察古今中外各国之兴衰起落,我们可以说,观察20世纪60年代以来非洲大陆各国步履瞒珊的发展进程,我们可以说,当代许多非洲国家之所以历经曲折与磨难,实与各国之历史积累相对较浅,国家统一精神与民族文化向心力相对较弱,有着莫大的关联。

  然而这并不是非洲大陆的错,更不是说非洲大陆没有自己的古老历史与文化,相反,非洲大陆是人类起源地,文明的发生与国家的形成也具有最古老的历史。享誉世界的古埃及文明、努比亚文明、阿克苏姆文明,早已让这块大陆拥有世界文明故乡的美誉。古埃及文明,不仅起源时间早,而且还有着不曾中断的前后绵延达三千年的古代国家或帝国政治演进史,堪称世界史上出现时间最早、延续时间最久的古代国家之一,而在其强盛时期,其文明形态之繁荣,其物质创造之辉煌,足以让后人对非洲大陆的历史贡献给予持久的敬意。在非洲大陆其他地区,包括在撒哈拉以南内陆深处,历史上也出现过许多古代王国、帝国、城邦国家或部族酋长国,它们形态各异、大小不等,在历史上存在时间有长有短,有的也曾达到很高的发展水平。直到近代欧洲开始向非洲扩张早期阶段的公元17,18世纪,非洲大陆上也还有许多大小王国强盛一时,足以抵抗欧洲人的人侵占领。

  古代非洲文明不仅起源早,而且也对世界文明的成长做出过多方面的贡献。从上古时代起,埃及文明、阿克苏姆文明、努比亚文明,已直接或间接地溢出非洲大陆而扩散于亚欧非世界,尤其是对南欧、阿拉伯半岛、地中海世界、小亚细亚广大地区产生影响,对推进古代世界人类交往做出标,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它必然需要经过几代人的持续努力,而且还要看它们是否从一开始就选择了正确的发展道路与建设方向。遗憾的是,由于有太多的外部力量的干预与介人,非洲国家在一开始的时候,选择的国家发展道路与制度模式可能就是不太适合本土环境的,后来又走了太多的弯路,经历了太多的曲折。直到今日,非洲国家还在艰难地探索着适合于自己的发展道路与制度模式,还在艰难地追求着国家民族的思想自立与文化自主。

  因而,要懂得非洲的今日,必要懂得非洲的昨天,懂得它的历史与国情。非洲各国独立以来,重视对本国历史文化的保护与写作,许多国家做出许多努力来建构自己的民族主义史学,形成了许多具有鲜明特色的史学成果。这些年来,国内已经有一些这方面的介绍翻译。许永璋先生撰写的这部《非洲五十四国简史》是中国学者介绍非洲国别史的一项重要成果。这本著作50多万字,论述非洲各国由古迄今之历史进程,条理清晰,内容丰富,资料翔实,是一部面向大众读者的非洲历史普及性读物,也可作为一部各国历史小型词典或工具书。本书初稿写作于20世纪80年代,是许永璋先生当年在大学开设非洲史课程的手稿。许先生退休后,此课程不再开设,书稿也一直搁置了下来。我与许先生认识已经20多年,看过他写的许多关于非洲史、中非古代关系的论著,对其学问深为敬重。但这本书稿的情况,我并未所闻,许先生因怕给我增添麻烦,一直没向我提起。2013年年中,经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舒运国教授的热心推荐,许先生才与我联系,询问是否可以帮助出版。我阅读了许先生寄来的部分手稿,看了全书的体例结构与目录,觉得做些补充加工,应该是可以出版的。

  但书稿是当年许先生手写的,经过20多年存放,稿纸已经十分陈旧,有的字迹模糊,不易辨识,有的地方史料记载不详,论述不完整,而许先生年事已高,无力自己做整理工作。经与许先生商议,我安排两位博士研究生王严、武涛前往郑州拜见了许先生。这两位学生从大学本科开始就跟着我学习非洲史,先在云南大学历史系国家文科基地班学习,后又相继考人云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跟随我继续攻读非洲国际关系与文化史的硕的压力,也改善了文库的出版条件,提升了作品的编辑刊印质量。总体上看,虽然这些作品可能水平有高有低,价值或大或小,但我想,这是一个中国对非洲研究拓荒的过程,我们在行走的过程中探寻着前方的道路,也感受沿途的风景和与同伴合作前行的欢偷。借此机会,我也要感谢许永璋先生这样的众多文库的作者及出版社优秀编辑团队的辛勤工作,是大家的共同努力推进着这份事业前进,因而,即使辛劳,也值得继续为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