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投诉建议

快半拍--成功职场的原动力

时间:2017-09-05 13:15:12 职场百态 我要投稿

快半拍--成功职场的原动力

  在畅销全球的《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这本书中,作者史蒂芬·柯维提出了关注圈和影响圈的理论。

快半拍--成功职场的原动力

  关注圈是你主动去关心的人和事物的总和;影响圈是你可以施加影响的人和事物的总和。对个人来说,关注圈是被动的,你不断从外界获得信息,受到外界影响;影响圈是主动的,因为是你主动施加影响于外界。

  史蒂芬·柯维说,积极主动的人总是比较关注影响圈,他们总是积极做好自己的事,让外界受到自己影响,从而扩大影响圈。不擅长主动的人实质在乎的是关注圈,他们太过于在意别人对自己的影响,以致在行动中丧失了自我选择的自由。

  ◎ 主动出击

  有没有发现,有时候上级让你起草一份报告,不满意再修改,一连改过几次,最后却绕回你最初的意思。这样,你的努力费了一圈的周转,其中的价值会迅速贬值。大家只会想到这份报告是经理让你改出来的,而非你自己做出来的。但是你会说,即使如此,在上级面前,也休想放肆一把,企图去影响他。罗兰的妙计正好相反,就是瞅准时机,在上级面前心安理得地戴上主动“面具”,迅速壮大你的气场,去影响对方的决策。

  办公室的秘书总是特别奇怪:为什么罗兰的报告每次都能很快通过,不费什么周折就让经理满意,还会当众把她夸奖一番。要知道经理这人可是一个会鸡蛋里挑骨头的人,再完美的报告交到他手里,第二天也会被圈圈画画,指出一堆不是。

  大家宁可在经理不在办公室的时候把报告放到他办公桌上,也不愿意当面交给他,万一经理问起几句,答不上来不知道又要挨多少批。王君是罗兰的同事,她现在还记得上星期经理让她起草一份报告,当她向经理了解相关情况时,并没有得到明确回答,经理只是告诉她,你就写好了,自己把握,完成了再说。结果这份报告前前后后修改了十几次,耗用了她一个礼拜的热情,而且其间还夹杂着经理随时不满意的批评。改来改去,终于敲定,王君心里大惊,因为经理挑中的就是她第一次在报告里说明的意思,相当于坐了一路的冤枉车,拐来拐去,却发现原来绕了一个圈。

  王君担忧地向罗兰求救,罗兰拿着手里写完的报告,对王君说:“接下来,你要好好观察,而且我一般都会当面跟他谈一谈。”王君满腹狐疑,看着罗兰走进经理办公室。

  罗兰把报告递给经理,他随手打开装订这份报告的文件夹,翻阅起来。这时,罗兰说:“如果您现在有时间,我想先跟您简单说一下这份报告的情况。在起草这份报告时,触发了我一些其他的想法,给您简单汇报一下,或许可以节省您阅读它的时间。”经理很高兴地笑了笑,这种类似于交流思想式的上下级谈话,正是掌握员工思想动态的最佳时刻,一般每个团队的领导都不会错过。经理示意罗兰坐下,开始听她讲下去。

  罗兰不慌不忙,显然经过精心准备,从讲述的条理到行文逻辑,特别是针对文中几个观点的提出,有理有据,讲出了报告的主要内容,其中还引用了经理经常在会议上所作的批示。她的叙述条理清晰,对方不看那份厚厚的材料,也已经听出了其中的有效信息。经理一边仔细听罗兰的叙说,一边心不在焉地把报告翻上两页。罗兰边说边看经理的神情,看到他不停地点头表示赞同,便在经理点头并附加微笑的地方具体展开,详加论述。

  罗兰说完的那一刻,经理报以赞赏的微笑,说:“罗兰,你的报告很有见地,好多地方我们想到了一起。报告我看完会尽快给你答复,请耐心等待。”罗兰退身出来,向王君举起右手,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罗兰说:“你问我的报告为什么能逃脱一再修改或重写的厄运,这就是我的秘诀所在——主动出击,你就可以影响他的决策。你没有发觉,在很多时候,上级在分配给我们任务时,其实他的思路也不是很明确,甚至毫无想法,我们冥思苦想出来的结果,即使很有价值,也会被他的个人喜好挟持,逃不脱被否定的命运。最后转了一圈,还是觉得原来的好,还得再让你改回来。”

  “我们分明做出了努力,为什么不让他看到呢?即使我的观点不完全正确,有待思考、有待检验,在领导还没有思路的时候,为何不让你的思路去或多或少对他产生影响呢?我觉得说总比阅读来得快,而且效果好。有句话叫‘先入为主’,率先让他了解我这份报告的大致情况,他就会按照了解的情况去审阅它,你的好多观点再一次在上级那里被印证被强调。确实如此,经过思考,如果有道理,他当然会照单收下。当然,我说的这些写在报告中可能对他产生影响的观点,可是经过认真思考之后的结果,不可能违背公司和领导一贯的做法。”

  王君会心地笑了一下,说:“确实,我看经理一边听你说,一边点头,有的时候还会心一笑。”罗兰说:“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说明这个地方是他感兴趣的,正是关键所在,即使没有收到他的反馈,我也会自己把这部分好好完善,看还有没有深入挖掘的可能。”

  王君对罗兰笑一笑,感激地说:“你说的主动出击的‘面具’真是不同凡响,原来里面有这么大的学问。都怪我们平时一见经理的脸色,只知道害怕,竟没有想应付的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