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记什么 淡忘什么

时间:2017-09-14 心灵鸡汤 我要投稿

  佛曰:“记忆是过去压在人肩上的沉重负担,只有忘却一切直至无我,才能得修行至最高境界。”这话固然高明,可实际上几乎无人做到,像快意恩仇之类,要忘掉也实在是难啊。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有仇不报非君子”,听听这话就知道人最不容易忘记的是仇恨。中国历史上,伍子胥报仇灭楚,勾践报仇复国,赵氏孤儿寻仇屠岸贾,直到现在,还被当成励志的故事来讲。

  古代第一帅哥兼才子潘安也是死于仇恨。潘父任琅玡内史时,有个侍候潘岳的小吏叫孙秀,为人诡诈,潘岳很厌恶他,经常鞭挞侮辱他。没想到,30年后,孙秀成了司马伦辅政时一手遮天的中书令。潘岳惴惴不安地在宫禁里问孙秀:“孙令还记得过去相处的事吗?”孙秀冷笑着回答:“何曾一日忘记。”潘岳知道自己大难临头。不久,孙秀便诬告潘岳、石崇等图谋尊奉淮南王、齐王作乱,随即被诏令夷灭三族。

  能忘记仇恨的人,就近乎佛的境界,圣人的品行了。南非第一位黑人总统曼德拉在监狱里度过了27个春秋,受尽折磨与羞辱,但在走出囚室迈向通往自由的监狱大门时就开始思考,自己若不能把痛苦与仇恨留在身后,那么,就仍处在狱中。因而,他一再宣称“我没有敌人”,并在自己当选总统的任职盛典上,邀请当年监狱里曾虐待过他的看守出席,给其以贵宾待遇。他还多次强调,“压迫者和被压迫者一样需要获得解放。夺走别人自由的人是仇恨的囚徒,他被偏见和短视的铁栅囚禁着。”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别的都能忘,报恩是不能忘的,否则就与禽兽无异了。上世纪40年代初,钱钟书困居上海孤岛,已经到了快“弹尽粮绝”的时候。恰巧这时黄佐临导演上演了杨绛的四幕喜剧《称心如意》和五幕喜剧《弄假成真》,并及时支付了酬金,才使钱家渡过了难关。时隔多年,众多导演都想执拍电视连续剧《围城》,竞争激烈,谁也没有想到最后女导演黄蜀芹胜出,得到钱钟书的首肯,其中关键原因是,黄蜀芹怀揣老爸黄佐临给钱的一封亲笔信的缘故。钱钟书是个别人为他做了事他一辈子都记着的人,黄佐临40多年前的义助,钱钟书一直念念不忘,多年后终于还报。

  念念不忘别人对自己的恩惠,却淡忘自己对别人的帮助,则又是一种君子情怀,尤其值得敬重。经济学家孙冶方和舞蹈家资华筠都是全国政协委员,常一起开会。一天,孙冶方得知资华筠是著名学者陈翰笙的学生,便告诉她:“你的老师是我的引路人。我是在他的影响下,参加革命并且对经济问题发生兴趣的,所以我很感谢他。”后来,资华筠把这件事告诉了陈翰笙,翰老却说:“不记得了。”资华筠以为老人年事已高,记忆模糊了,嗔怪地说:“人家称您是引路人,您倒把人家忘记了!”不料,翰老十分认真地说:“我只努力记住自己做过的错事——怕重犯。至于做对的事情,那是自然的、应该的,记不得那许多了。孙冶方选择的道路和成就,是他自己努力的结果,我没什么功劳。”

  虽然,就连《圣经》都说过:“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但我仍然觉得,记仇是一种有损健康的情绪,也是不理性的表现,所以更喜欢鲁迅的那句名言“相逢一笑泯恩仇”。以德报怨的豁达态度,冷静睿智的理性精神,海阔天空的博大胸襟,再加上时间的推移,都能淡化仇恨,让我们走出仇恨的阴影。另一方面说,报恩,是一种美好情感;是一种君子之风,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时。而一个不懂得报恩的人,可冠之为冷血动物;一个恩将仇报的人,则只能送他一句话:禽兽不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