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征文-在母亲节祭念母亲(3)

时间:2017-06-05 传统节日 我要投稿
(三)
 
妈妈,虽然,您含辛茹苦一生,历尽艰辛,饱偿人间悲欢离合,冷暖辛酸,但是,您人穷志刚,永不言败;您艰苦奋斗,锲而不舍;您勤劳持家,调理有方;您心地善良,助人为乐;您相夫教子,我辈楷模……
 
儿记得,您经常教导我们,不要随便接受别人的施舍。人家有的东西,你不要眼红,要靠自已的双手,辛勤劳动而得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儿记得,您经常教导我们,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您身体力行,率领我们抓住时光,抓住机会,锲而不舍,苦干加巧干,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收获。
 
儿记得,您经常教导我们,不会盘当,家务精光。在七十年代孩童时期的我,经常梦想有几分钱,可以跑到供销社去买几颗“糖粒子”吃。您就会说,等过年杀猪的时候,给您一块钱。杀了猪,您真的会给我1元钱,以兑现您的诺言。可是,您会教我要学着把这1元钱明年这个时候变成10元钱……
 
儿记得,您在生活上给了我们忘我般的关怀。70年代的农村生活,主粮大米不够,常以红著当主食,每餐只在红著中夹带少量的米饭。但红著吃多了,很生厌。可是,每餐吃饭时,妈妈您都给我盛一碗米饭,只夹带少量的红著。身体不好,经常吃药的您,不宜吃红著的您,吃的全是红著。妈妈啊,斌儿当时不懂事啊,全吃了,但至今不会忘记您吃红著儿吃饭啊……
 
有一年,是在端午节后不久,隔壁的六奶奶生日,下午放学回来,她送了我们家一碗青椒四季豆,我看了就滴口水了。您稍事加工以后,一口都未尝,装好,叫我赶黑之前,送到数公里之外的大山里去——父亲正在那儿的一个工棚内“造纸”。在我和父亲津津有味品尝着美味佳肴时,父亲问我妈妈吃了多少时,父亲听了我的回答之后,我只记得父亲停了好一会儿才继续吃饭……
 
再有一年,刘金云姐夫生日,送了我们家一碗“烂肉”,第二天,您专程送到了斌儿读书的学校,我知道您没吃,要您吃一点再走,您说,崽啊,有这个心娘就等于吃了……
 
儿记得,20余年前的“半个中秋月饼”。那年,我在县城读“高二”,中秋节时,哥哥到外地打工去了,恰好学校放假,我在有限的“伙食费”中挤出了4角钱,买了2个月饼,准备回家与妈妈您过一个“欢乐祥和”的“中秋节”,同时,也表示对母亲的一点孝敬。
 
我走了40华里的路,天黑才赶到家,吃过您准备的“佳肴”之后,我高兴地拿出那2个月饼——1个递给您,1个自己品尝。正当我准备品尝美味之时,您说话了:“好崽,晓得给我买东西了!不过(隔壁邻居家的)奶奶、嫂嫂家里都没有买月饼,你送点给他们吧,有福大家享,你说呢?”
 
听了您的话,我觉得很有理,奶奶、嫂嫂对我们家也好的,有时候有什么好吃的、新鲜的东西,也常让我们品品味。中秋节,我们家有月饼吃,不能丢了他们。
 
但是,2个月饼,3家人,怎么分呢?我寻思:我和您每人吃半个,奶奶和嫂嫂家各半个。我把月饼的分法向您汇报,您说:“要得”。
 
于是我把半个月饼分送给奶奶和嫂嫂家。在欣赏了一阵阵的感言之后,三步两脚就到走了家——好久好久没有吃中秋月饼了——我恨不得一口就把那半个月饼吞进嘴里。
 
为了表示我的孝心,我把那个月饼分成“大一半”和“小一半”,然后,把“大一半”递给您,“小一半”留给自己。只见您说:“好崽,晓得(孝敬)就好了,我吃这边”,话音刚落,那“小一半”就到了您手里,“大一半”就到了我手里。真是眼疾手快!
 
恭敬不如从命。我三口两口就将“大一半”月饼吃完了,“好吃,好吃”说个不停。等我看您吃时,却只见妈妈在欣赏我的“吃(月饼)相”,那样子,真象我的儿子出生之后,他在吃奶时,他母亲欣赏他吃奶的情形,一模一样……
 
我要妈妈您快快吃月饼,只见您一边说,“(吃月饼)要慢慢的吃,味道还好一些”,一边用手在那“小一半”月饼上扮了一个小角,放进嘴里,然后说,“崽买的月饼,真的好吃”。 然后,就说,“娘还要斩猪草煮潲去,这月饼等下再吃。崽,走累了,明天又要回学校去,早点睡吧。”
 
第二天,临行前,您告诉我:“崽,(“小一半”)月饼放在你包里,你在路上吃吧。”,“娘年纪大,吃饱了月饼,你还没吃够”,“崽好好读书,有了出息,一人吃一斤”……
 
以后的每一年,一到中秋,我就特别想起母亲,想起妈妈您,想起月饼,想起那“小一半”月饼……
 
儿记得,有一年,大爷家梨子丰收,送了我们家好多的梨。这可是我是爱不释手的美味啊。第二天,我放学回来时,发现少了很多,急忙跑到地里干活的您追问,“梨儿到哪去了?”。
 
看着我满脸的疑惑,您不慌不忙地给我擦汗,摸着我的小头,说:“崽,一人吃不香,众人吃满堂香。我今天给生产队的每家送了一个梨” 。
 
妈妈,多年以后,我才理解了您送梨的善举,并学习着发扬光大……
 
儿记得,妈妈啊,每一年,在斌儿生日的时候,您总是一边说,“公公奶奶痛头孙,爷娘疼满崽,今儿个是我满崽的生日啊……”,一边早早地就把我最喜欢吃的猪耳朵炒好了,就把我最平时最梦想吃的荷包蛋煮好了,等着斌儿吃啊……
 
妈妈啊,斌儿知道,那猪耳朵可是过年时杀猪时,您特意放在火炕上炕好的,就等着给您的满崽过生日的啊……
 
妈妈啊,斌儿知道,那荷包鸡蛋,在平时除了斌儿间或可吃一个之外,您可是从不沾边啊,那是要拿到供销社去兑盐、兑糖,要积聚着给斌儿过年添新衣服的啊……
 
儿记得,妈妈,儿子工作以后,您依然还在顾及着您的满崽啊,在斌儿生日前夕,能经常收到您从邮局寄来的您的满崽最爱的炕猪耳朵、红著割片、晒盐辣椒……,妈妈,从家乡到大坪邮局,那可要走20里的路啊……
 
世上只有妈妈好啊,可如今,我的好妈妈到天堂去了啊,去了三周年了啊……斌儿的生日,可听不到再有人叫我满崽,收不到妈妈您做的特产了啊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