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葛宇路”何以用了四年

时间:2017-11-11 编辑:素萍 手机版

  面试热点相关背景

  近日,一则《如何在北京拥有一条以自己命名的路》的文章在网络引发热传。文章称,一位名叫葛宇路的学生从2013年起寻找地图上的空白路段,并贴上自制的“葛宇路”路牌。随后,高德地图等地图收录这条道路,这条本来无名的道路竟以“葛宇路”这个人名来命名。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工作人员称,市民不可以私自命名道路,应由专门的地名办公室负责道路取名。(7月12日《北京青年报》)

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葛宇路”何以用了四年

  面试热点独家解析

  @四川文明网何勇海:有人或许要说,新生道路本来就没有名字,只要叫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名。对于新生道路,市民积极主动地搬出“葛宇路”之类的冠名,只要不违反公共道德、公序良俗,其实无可厚非,何必纠结于是市民命名还是官方命名?这种看法是片面的。且不说随便以某位市民的名字命名道路不太严肃,道路名称也是公共资源,关乎公共价值、公共利益。如果允许或默认市民以自己名字命名道路,日后保不准会涌现更多“葛宇路”,给地名管理造成严重混乱,同时,恐怕也会出现利用道路名称这一公共资源做买卖的乱象吧?

  引人深思的是,尽管“葛宇路”不是一条正规正式路名,在现实中却有成为正规正式路名的架势:2014年在高德地图上便可以搜索看到“葛宇路”;2015年百度地图也出现了“葛宇路”;据说“所有快递、外卖、导航、市政标示均可正常使用‘葛宇路’进行定位”;无论是社区居民还是物业工作人员,都在称呼“葛宇路”,但都不清楚路名的由来。这实在是颇具讥讽意味——一块“李鬼路牌”竟然几乎骗过了所有人!如果不是一篇文章爆出此事,有谁知道规划部门、地名管理部门的阵地,早已在不知不觉间失守了?

  “葛宇路”几成“正规路”暴露出城市管理存在滞后现象。正如网友所说:当有孩子将要降生时,父母都会提前取好多个名字,再三比较斟酌,最迟也要在登记户口时确定名字。而一条道路建好,却长期是“无名氏”,这对附近居民是何等不便?比如天津早就规定,建设项目应当先申请办理地名命名手续,再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未办理地名命名手续的,不得受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申请,以杜绝路没名字就被修成。长期存在“无名道路”的地方都应从“葛宇路”引发的争议中举一反三,修正自己。

  @胶东在线舒圣祥:葛宇路自掏腰包制作路牌,给无名路命名,这种行为有没有给附近居民带来什么好处,真的不好衡量,但至少是没有伤害谁的利益,所以也没有反对者。从法律上说,道路命名权是不可以让渡给私人的,但是,一件相关部门该做却长期没有做,私人做了对社会也有益无害的事情,私人到底可不可以去做,相关部门予以事后追认,应该是可以讨论的。

  小行星的命名权归发现者,这样有助于吸引更多的天文爱好者,一起来花钱花时间花精力,共同探索浩瀚的太空;同样的道理,如果超过多长时间始终无名的道路,可以由发现者来命名,向相关部门报备获得认可,那么可以肯定,从此将不会再有无名路。我们完全不必担心,会因此出现很多以个人名字命名的道路,因为这样的情况毕竟是极少数。在交通不便的地方,特别是广大乡村,如果能给出资赞助一定比例者道路命名权,其实也是筹资的好办法。

  与其叫无名路,不如叫葛宇路。道路命名,说严肃当然很严肃,要趣味也可以有趣味。公众的参与,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授权无名路的发现者,在既定的命名规则下,给其发现的无名路命名,或许真的可以有。

  @天津网宋学敏:“ 葛宇路”路牌上挂有禁止鸣笛标志、禁停和限速标志;周边的居民虽然搞不清楚“葛宇路”路牌的由来,但几年来也毫无诧异之感,如今被揭完全是一位大学生突发奇想的“游戏之作”,公众真的蒙圈了--“还有这种操作?”“这样都行?”

  这样当然不行,这种操作违法违规!有关部门在媒体的追问下表态了,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工作人员称,市民不可以私自命名道路,应由专门的地名办公室负责道路取名。朝阳区市政市容委表示,“交通路牌一般是由交通支队设置,个人不能随意制作并悬挂路牌”,而一旦发现这种情况,将由城管进行拆除工作。这些说法“铿锵有力”且于法有据:根据《北京市地名管理办法》,市地名办公室具体负责全市地名的命名、更名及其有关的管理工作,市地名办公室的日常工作由市规划国土局领导。根据民政部颁布的《地名管理条例》,地名管理应当按照规定的原则和审批权限报经批准。未经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决定。条例规定,一般不以人名作地名……

  然而,这不行那违规,“葛宇路”还是成了一个现实中刺眼的“存在”。逻辑上说,是被葛宇路同学钻了空子。不过,这条小路无名的空白期未免太长了些,2007年就有了这条路直到2013年还未命名,而在2013年被恶搞成“葛宇路”到现在,如果不是成为网红,有关部门居然没注意到这个荒诞的存在,这算不算失职或渎职呢?而“葛宇路”不但稀里糊涂地骗过了有关部门,还堂而皇之地被几家网络导航地图收录,是不是太儿戏了呢?难怪导航误导时常被吐槽。

  “ 葛宇路”成网红,据说葛宇路同学又兴奋又忐忑,他会不会为当初的自作聪明而受到处罚,这条道路何时被“正名”,目前不得而知。不过,正如很多网友建议的,这条路的官方命名不妨仍叫“葛宇路”,一则周边居民已习惯了这样的叫法,二则“葛宇路”的存在还将起到警示作用,提醒有关部门别再懒政怠政。

  @四川在线李振忠:这其实在某些新建道路新建小区都存在同样的问题。一个小区未必会被地图软件所收录,只有好事网民与地图网络有了互动,才可能在互动的基础上被地图网络收录。而当这个新小区新道路未被命名之时,它就永远是一条无名路无名小区“未知区域”,这与前述中的“蛮荒城市”何其相似?

  关于“葛宇路”其实只存在两个关键问题,其一,该路何以“官方”了四年之久?鲁迅先生文章中说: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葛宇路”本来就是路,叫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名,有问题吗?没有问题。如果说有问题,那只能反证规划部门存在极其严重的懒政。该路名从诞生起已经四年,被地图和网络官方了四年,怎么到了当下,就反而成了“私自”?该路名被葛宇路私自之前和私自之后,规划部门及其他相关部门的人士们,你们都做了什么官方的正名工作?

  其二,葛宇路何去何从?以即成事实论,葛宇路已经成为网络大名,以功能论,葛宇路只有功没有过。如果硬要说其有错,那只能说普通网民不该在此“涂鸦”。但新建小区和道路,恰恰存在着这种早期的互动。如此漫长的时间段内,规划部门们没有作出任何反应,你们的互动又在哪里?根据《北京市地名管理办法》相关规定,一般不以人名作地名。依法依规论之,该地名恐怕难以继续,但相关规划部门必须作出是否懒政才导致了私自成为“官方”的解释。

  @齐鲁网丁家发:葛同学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葛宇路”,是一个官方不认可的非法名称,极有可能被有关部门取缔,并拆除路牌。如果这样,在没有被正式命名前,这条道路又变成了“无名氏”,民众的生活将再次受到影响。笔者认为,在这条道路没有被正式命名前,有关部门应暂时保留“葛宇路”名称,在正式命名后再更换路牌,并大力宣传和告知相关地图机构予以及时更改,以免名称混乱。

  道路的命名有着严格的规则和程序,除原有约定俗成的名称外,一般道路在规划建设前就已经拟定好了名称。然而,北京这条道路竟然长期没有名称,不知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或许是规划、民政等多个政府部门之间相互推诿,谁也不愿意去承担这个疏漏责任。如今“葛宇路”成为网红,将这一问题彻底暴露出来了,着着实实打了相关政府部门的脸面。

  笔者认为,现在首要任务应该明确责任部门,对城市的所有道路进行一次全面梳理,对还没有正式命名的道路,尽快命名填补空白,不要让类似“葛宇路”的问题再次出现。此次,要倒查造成“无名氏”道路的原因和责任,对相关部门责任人应根据责任大小,予以批评教育和相应的问责。

  解析:在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而这些名字也是家长经过深思熟虑后产生的,寓意着孩子的一生,其实,道路命名也是如此,它的名字谁来起、怎么起,也不能儿戏。如果任何人都能给无名路命名,名字千差万别,究竟以哪个为准?更重要的是,相关法律法规对道路命名有明确的规范,市民不可以擅自命名。

  但问题是,早在2007年这条路就诞生了,但一直没有官方名字,直到2013年葛宇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算下来也有6年的时间,而据了解,所谓“葛宇路”,实则是由市规划委朝阳分局于2005年3月命名的“百子湾南一路”。也就是说,官方的名字,比“葛宇路”早了7年,那为什么长时间没有设置路牌呢?显然,不管是出于何种情况,相关部门都难辞其咎。

  不得不说,“葛宇路”的存在已经暴露了市政管理部门的怠政与懒政。虽然官方介绍此条道路早已被命名为百子湾一路,但却无法解释为何长期以来没有树立铭牌,权威的地图应用上却一直是“葛宇路”。现如今,“葛宇路”的路牌已被拆除,但是,希望这个小插曲能提醒官方的道路命名机构,要及时负起应有的责任,别让居民生活陷于“无名路”的迷途中。

[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葛宇路”何以用了四年]相关文章:

1.2017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

2.2014年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消费异化

3.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入园难问题

4.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随迁子女如何接受义务教育

5.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校园暴力

6.2014年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等不起"的养老床位

7.公务员面试热点

8.公务员面试热点预测

9.历年广东公务员面试热点

10.2017年公务员面试热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