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投诉建议

关于毕业季的广播稿

时间:2021-07-01 09:06:37 广播稿 我要投稿

关于毕业季的广播稿

  如果你是学校广播站的播音员,肯定会知道广播前一般都会提前准备好广播稿,好的广播稿会带来更好的节目效果,那么广播稿应该怎么写才合适呢?以下是小编整理的关于毕业季的广播稿,欢迎大家借鉴与参考,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关于毕业季的广播稿

  关于毕业季的广播稿1

  现在是毕业季,离别的感伤充斥着整个校园,六月对于每一个将要毕业的大学生来说总是一个伤感的时期。毕业是每个学生都要经历的成长阵痛。无论在校期间幸运也好,苦涩也罢,青涩的年纪,都无法停留片刻,不顾一切的一步一步走向成熟。看着学长学姐在拍毕业照,看着网上各种毕业感言,我们即便是没有毕业,但是毕业时的心情我们仿佛早已感受到了。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抱着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来睡觉,醒来后发现通知书变成了毕业证,证明我曾经在这里睡过。不得不说写的很贴切,现在上一些课的时候总是很困,好像老师学会了独门催眠术一样。

  但是到了快要毕业的时候我们往往会特别希望能再多听几节课,但是明天没有课?以后都没有了?想到这好像又有些伤感甚至自责自己的堕落。其实我觉得的大学就像校门口的公交车,坐上车,去了又回,那是又开始一个学期;坐上车,去了不回,就毕业了。

  我们用一麻袋的钱上大学,换了一麻袋书。毕业了,用这些书换钱,却买不起一个麻袋。这是一个不等的数学换算题,但是我们不得不说这又怪谁呢。还是趁现在努力学习多挣几本书钱吧。好了说了这莫多了,今天我们和大家分享的电影也和毕业季有关,名字叫做毕业那年。

  《毕业那年》作为一部讲述音乐系康林和艺术系艾拉从相识相知相爱的校园音乐电影。不管是男主人公之间那纯美的爱恋还是“小仙女”的十动然拒和“大芝麻”的死缠烂打或者乡村支教的自然清新或者毕业时理想与现实的距离等等都会让人心底产出情感的共鸣。

  对一个情节我特别印象深刻:吴婷婷和苏露露在寝室,抱着艾拉痛哭,而艾拉心里也很难受,一直在说:“我们怎么就毕业了呢,我们怎么就毕业了呢?”是啊,我们怎么就毕业了呢?我们在大一的时候,可能会想大四会是什么样子。可是,当我们真的大四了,真的要面临毕业了,我们可能惊呼:哇,真的要毕业了,怎么办?

  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还有很多梦想没有实现!我不想离开这个该死的学校,我不想与大家分开呀!诸如此类的话语,并非毕业季要“为赋新词强说愁”,也不是说我们没有准备好迎接未来,而是意味着,大学里的美好青春,我们舍不得。

  但是,我们并不后悔。我们因为不同的梦想和目标来到了大学。这大学四年,无论大学给予了我们什么,无论我们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无论我们当初定下的梦想和目标到底实现了多少,无论我们对大学是恨还是爱,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在这里没有白白浪费四年的青春年华,我们为最初的梦想和目标而付出过、努力过,我们确实在大学里得到了或多或少的收获,提升了个人的能力,获得了实质上的成长,感觉大学四年没白过,就足够了。

  生活就是戏剧,如果以后我们中有人要拍戏,那我们这部青春喜悦,一定好看。影片中的画面,我们很容易想起从前,我们求学的路,我们爱情的旅程,我们中因为毕业而分手的种种。就是不知道结局,毕业那年,我们曾哭着临别,笑着奔前程。以后的路,我们彼此不再身边,身边会多了爱你或者你爱的他/她,珍惜吧,就像曾经珍惜我们一样。我们是真正的兄弟姐妹。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是这些,在此预祝各位大四的学长学姐毕业快乐,未来一片阳光。

  关于毕业季的广播稿2

  在这树荫茂盛,荷叶盛开的季节,本该是一幅生机黯然,充满活力与激情的季节。可是!可是,在这个时候切迎来毕业季。自古多情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毕业时。

  想想将要与一起生活了四年的同窗即将分道扬镳,不知道要隔多少年才能相聚,也不知那个多少年后我们是否还能认识,我们是否还能像现在这样充满着朝气,阳光可以照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多少年以后,怎一个多少年以后,我可以想象,那真的好害怕,害怕这一切都只是停留在记忆当中,那个多少年后将不在拥有。

  在校园里,在这个时候,每天都可以看到拿着行旅的同学,有的独自默默前行,有的两两三三相伴而走,但是他们的脸上都流露出了那种依依不舍。因为他们对这块生活了四年的天空有着深深的感情。

  回忆昨日,他们还刚刚高中毕业,经过高考他们走在了一起。还记得那时严格的军训吗?刚从舒适的家离开,告别了温柔的母亲,离开了父亲的大爱,而今却要独自生活。你们一路坚持,最终都顺利的通过了军训考核。在你们的脸上又写满了灿烂。

  还记得当年你刚刚来到大学时吗?那时你什么都想学,什么都想做,你参加社团,参加学生会,参加班上班委的竞选······可是到最后,你发现你最后收获的很少,很少。

  是的,你的步子迈的太宽,迈的太大,这样你就没有体力走的更远。这个时候你知道要学会放弃,人不应该什么都想要,这样你就会什么都得不到。去实现目标的时候应该轻装上阵,瞄准靶心,直击重点。

  大二的时候,有过一段的迷茫。那时的你们不知道要做什么,去做什么,整天就是在教学楼,食堂,寝室三点循环。这个三点似乎不是那样的好听,带有一定的贬义。我在想,其实在你们的心里,你也不想这样,但是你觉得真的没有了办法,你甚至认为上大学上错了,走进大学是你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你也许还有更厉害的想法:我,不读了。但在老师,同学的帮助下你有走过了难关。你懂得了朋友的重要,出门在外,朋友就是你的亲人。友谊是那样的亲切,是那样一个美丽的词。

  终于低迷的大二已经过去,迎接你们的是紧张的大三。谁都知道,大三是大学里最重要的时候。因为好多专业课都在大三开始学习。为了以后的工作,你知道现在要好好学习。

  于是,你就拼了命的度过了大三,也许你还觉得大三是你过的最有意义的`一年。因为充实,所以你也就知道生活因为充实而精彩。整天的无所事事,你会觉得有如行尸走肉,活着的只是一副皮囊。

  大四也许你觉得好潇洒,但有的人觉得有压力。轻松是因为课少了,没有了繁忙的学习任务。而带来的压力就是你将要毕业了,毕业也许你就面临着失业了。因为你还不知道你将要干什么工作,不知道将来能不能找到一个令自己满意的工作。

  回忆回忆,大学的四年是不是这样度过的,也许我作为你们的师弟,讲的并不是这样的,但也请你原谅。但我还是给你们提个小小的建议。你们要相信自己,在今后的路上要勇往直前。

  因为你们是理工人,你们曾经在这里辛勤耕耘过,挥洒的汗水没有白费,也许在不知不觉的某一天你就有了巨大的收获。你们是理工人,你有“三实精神”,基础扎实,为人诚实,工作踏实,这是一辈辈理工人的性格,这样的性格也将铸就你的辉煌人生。

  最后祝福你们能找到一个好工作!祝你们前途似锦!

  关于毕业季的广播稿3

  毕业了,离别了,伤感了

  就这样,又游荡了三年,三年。就这样游荡走了。拥有过的梦,拥有过的回忆,拥有过的哭和笑。就这样,渐渐地,烟消云散,云散烟消。也许随雾在黎明消失,随雨在天空中撒落,随雪花在阳光下熔化。就这样,静静地,慢慢地,在心中萌发,成长着一种思恋,一种不舍,一种心痛。

  这是人生中的第二个毕业,犹记得小学毕业,没有不舍,有的是一种解放,没有留念,有的是一种厌恶,没有心痛,有的是一种快乐。那时,不对身边的一切怀念,也不为即将破碎的友谊掉泪,只是很高兴地拿着毕业证书,满脸笑容地走出大门,没有回头,也没有刻意记住一些什么。

  初中毕业,带有一丝凄凉,每签一份同学录,每写一句留言,心总会有涟漪激起,有留恋,有一种莫名的心痛,只有三年,却似乎在心上刻上了一个永恒的符号,天长地久,地久天长,每当拿起毕业照,仔细地看着那每一张令人动心的脸,看着那一张张挂着笑容的脸,那一张张充满稚气和天真的脸,总会带着笑流下泪,像太阳的泪。

  朋友说这样的离别不算什么,大学的离别更让人痛心,自己要一个个亲眼看着心中的每个人离去,去离自己很远的地方。我不禁一颤,有这样的离别,这样痛心的离别,可今年的离别也让我不舍。第一次尝到不舍的感觉,第一次尝到痛心的感觉,第一次对于分手,我无能为力,只能站在原地,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跑过,最后消失在我的视平线里。

  似乎在晚上,才能把自己真实的情感表露出来,因为天是黑的,所以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的忧伤,不会有人看到自己的泪水,不会有人见到软弱的自己,在晚上,再也不用装坚强,再也不用像在白天一样昂着头说:“毕业了,我不怕离别,我很坚强哦!!我一点都不怕!”再也不用这样,可以安心地告诉自己,我不舍,我怕分开,我身边的人离开自己,那伪装的笑容终于可以歇息了。

  对于离别,听过一首《骊歌》,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那种高音,刺得人心里再也容不下任何坚强,在这首歌前崩溃,面对现实中的离别,心再一次被击痛。听别人说,寂寞的人会记住身边出现的每一个人,孤独的人会为身边每一个人的离开而心痛流泪。开始,我相信这句话,因为我不寂寞,所以我经常记不住一个人的全名,渐渐地,我明白了。

  原来他们早已在我心中占据了位置,我早已记住了身边出现的每一个人,也会为身边任何一个人的离开而心碎,这代表着我是一个寂寞孤独的人吗?我曾几次这样的问自己。我不孤独,也不寂寞,现在的我可以骄傲的说,因为我被人爱着,被人爱着的人,懂得怎样去爱别人。我让身边出现的每一个人住进我的心里,我用自己的真心去爱着他们,即使,离别时,我会痛,我还是会爱着他们,永远。

  毕业了,离别了,心也痛了,但我没有忘记我们的梦想,属于我们的家。

【关于毕业季的广播稿】相关文章:

1.关于毕业季的校园广播稿

2.毕业季毕业校园广播稿

3.伤感的毕业季广播稿

4.励志的毕业季广播稿

5.毕业季伤感的广播稿

6.毕业季校园广播稿

7.毕业季离别广播稿

8.毕业季励志广播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