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的群众路线怎么走

发布时间:2017-07-13 编辑:杨玉佩 手机版

  潘维老师经常开玩笑说自己老了,实际上他不但不老,而且是“网红”。他的多篇文章的微信阅读量都是10万+,给我们《大道之行》一书写的序言在微信上的阅读量更是达到了千万以上。《大道之行》一书畅销很大功劳要归于他。

  知识分子也有脱离群众的问题,作为一名知识分子,我们有专业体系、理论、话语,我们就如同甲壳动物一样把自己武装起来,形成专业壁垒。这个壁垒使得我们威严的同时,也使得我们脱离群众,许多人都说你们社会科学离老百姓怎么这么远。

  潘维恰恰指出了另外一个方向,他之所以受到人民群众欢迎,受到网友热捧,就是群众路线走的好。“道不远人,远人非道”,不同于自然科学,好的社会科学学者是常识健全、见多识广、思想敏锐的人,日常生活体验就是他们学问须臾不可离开的土壤。当许多学者热衷于把学问弄得复杂,潘维却极力将其弄得简单,或者说回归“常识”。《信仰人民:中国共产党与中国政治传统》这本书可以说是当代中国的一部“常识”,回答的问题都是老百姓关心的,举的例子是鲜活的,语言都是大白话,讲的是简单而深刻的道理。

  章永乐有个观点对我启发很大,他说西方的话语体系在二次世界大战后受到很大挑战,但是自由、民主、人权这些关键词没有变,而是有效地吸收了批判话语,调整了自身内涵。

  相应地,我以为,人民主体性、党的领导、社会主义既是中国体制的铁三角,又是中国话语体系的关键词与恒星。它的具体内涵可以与时俱进,但是其根本位置是恒定不变的,而其他基于中国政治、经济社会与文化实践形成的次级关键词,就构成了行星、卫星,围绕着这三个核心概念,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

  从北京共识到中国模式、中国道路,再深入到中国学派,已经成为一种时代潮流,而潘维当之无愧是引领潮流的旗手之一。《信仰人民》也是中国学派的一个尝试。本书编辑做的一个重要工作就是把潘维这些年的文章,这些散落的珍珠串联起来,形成若干关键词,编辑出这本著作,这也是中国实践开始说出自己的关键词。

  党的群众路线是高度适应互联网时代的。或者说新时期的群众路线就是“群主路线”。

  党员干部与群众的关系,不能是微博的“大V”与粉丝的关系,而应当是微信群的群主与群众的关系。群主在群众之中,不是在群众之外,更不是在群众之上。群主虽然号称管着几十人到几百人的团队,但实际上是一个组织群众、服务群众,接受群众调侃与抱怨的角色。一个好的干部首先应该是一个好的群主。

  群众是群的主人翁,所有有效的群众路线就是能够激发群众的主体性、积极性与创造性。例如潘维的文章不但激发了群众为它点赞与转发的主体性,还激发了大量的研讨、思考与创新。

  群主的一项工作就是调动群众主人翁精神。群众路线把群众分为积极分子、中间分子与落后分子。群里面也有积极分子,群主就得保持他们的积极性,有贴必跟;群里面也有中间分子,就是经常潜水的,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就是偶尔发发红包,一发红包,那些潜水的就都冒泡了;当然也有落后分子,破坏群秩序的,天天发小广告的,群主就要动用权力,把他们踢走。

  一个好的群有三个要素,这也是衡量群众路线质量的三个要素。

  第一条就是认同。群众愿意待在这个群里面,感觉这是我们的群,而不是从来都不关注的僵尸群,某种认同是基础,不论是身份、情感还是观念的认同。群众路线就要不断去强化这种认同感。

  第二条是分享。微信群最重要的功能是信息分享,在现实世界除了信息的分享,还有时间、物质的分享,群众路线可以和共享的时代潮流真正结合在一起。前一段时间我去内蒙古通辽调研,就发现他们有个实践,他们在宣传工作中通过把群众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形成更加生动活泼的局面,即开展正能量工作室的建设,宣传部没有提供任何资源,就是给社会上的各种文化组织以认可,进行挂牌、评比等活动来调动群众的积极性。其中有一家正能量工作室就是一位退休老人把自己的藏书分享出来建立的社区阅读室,让整个社区共享。

  第三条是互动。一个好的群一定是互动频率和质量都比较高的。人数规模不大,大家有共同话题,能够相互激发,当然群主也要能充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这个就需要群主不断地去发起各种活动,有效的群众路线也在于组织群众活动的频率与质量。

  互联网时代的群众路线除了去中心化,还有强中心化或者平台化。微信就是去中心化和强中心化并行的。微信具有单中心,微信有“上帝之眼”,能够看到所有的信息,以及能由这个中心向所有7亿用户投放信息。单个朋友圈的广告投放,摇一摇的红包投放,都可能会产生信息爆炸的蝴蝶效应。

  新时期的群众路线也应该是去中心化与强中心化并行的。党的基层组织、社区组织、群团组织等应该采用一种扁平化的小分队的方式重新组织起来,沉入社区、农村、企业的各个工作与生活单元中去,沉入到社会肌体的细胞中去,从而解决党与群众接触而不融合的问题。

  党的执政系统为党的“群众组织”提供平台,让你这些组织成为自我循环的活细胞,成为感觉神经末梢与运动神经末梢。去中心化与强中心化并行就会在新时期形成毛xx当年描绘的从民众的小联合,到中联合,再到全国的大联合。

  “群主路线”的另外一个含义就是群众路线民主。要将群众路线作为落实中国式民主的有效途径。潘维在《信仰人民》一书中的提法是群众民主,我以为更准确的提法还是群众路线民主,因为它包含着人民主体性与党的领导的互动。该书中很重要的一个观点就是政府既要有能力办大事,也要有能力办小事,办好关系老百姓切身利益的“天大的小事”。

  如何才能既能办大事,又能办小事?我曾在一篇政策建议中提出将这两者职能适度分开,既当执政党,又当群众党,建议整合现有与群众工作相关的部门包括群团组织、信访部门、社会组织管理部门、非紧急救助部门、党的基层组织、社区组织与农村基层组织的群众工作职能,设立群众工作委员会。群众工作委员会不按照科层制的方式运行,而是按照群众工作的方式运行,一方面在党的系统内部引入代表群众利益的机构,另外一方面也促使政府去走群众路线,形成权力压力闭环。

  (本文是鄢一龙在2017年5月4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和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的“新时期群众路线”暨潘维教授《信仰人民》新书研讨会上的发言)

[互联网时代的群众路线怎么走]相关文章:

1.文学·时代·中国梦

2.中国梦的时代价值

3.中国梦的时代特征

4.浅谈“四个全面”的时代使命

5.弘扬“赶考”精神的时代意义

6.2017全国两会的时代方位

7.赶考精神的内涵及时代意义

8.培育新时代的长征精神

9.学习长征精神是新时代的“长征”

10.2017年全国两会的时代方位

本文已影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