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敬明经典的悲伤语录

时间:2019-03-05 名人语录 我要投稿

  就算被全世界放弃了,只要可以重新找到你。眼泪也就没关系。于是天空炸开焰火,照耀了微茫的苍穹。谢谢你给我勇气,朝向更远的远方。

  寂静,像是白色的死亡一样沉甸甸地悬浮在半空。

  等春天来临,那些悲伤,也随之羽化了吧。

  很多的时候,我都想这样躺着,躺过一个世纪。没有吵闹,没有人群。只有我和我的Noah,我们可以互相看见自己。那一个从来不曾出现过的,不一样的自己。

  如果世界里只有自己,那么会不会从此就没有了悲伤和喜悦,愤怒和失落?

  天空有很多的鸽子,它们成群地飞翔在风沙的罅隙里。云朵飞快地掠过头顶寂寞的天空。风标被吹动着转个不停。

  熟悉到疲倦,疲倦到厌恶。

  你永远也看不到我最寂寞时候的样子,因为只有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才最寂寞。

  自己越在乎的人自己就越不能承受他对自己不好。

  寂寞的人总是会用心的记住他生命中出现过的每一个人,于是我总是意犹未尽地想起你.,在每个星光陨.落的晚上一遍一遍数我的寂寞。

  每当我看天的时候.我就不喜欢再说话.每当我说话的时候.我却不敢再看天。我每天都在数着你的笑,可是你连笑的时候,都好寂寞。他们说你的笑容,又漂亮又落拓。我生命里的温暖就那么多,我全部给了你,但是你离开了我,你叫我以后怎么再对别人笑。

  这是一个以光速往前发展的城市。旋转的物欲和蓬勃的生机,把城市变成地下迷宫般的错综复杂。这是一个匕首般锋利的冷漠时代。在人的心脏上挖出一个又一个洞,然后埋进滴答滴答的炸弹。财富两级的迅速分化,活生生的把人的灵魂撕成了两半。

  在我们平凡而又微茫的生活里,并不是只有轻松的欢笑和捧腹的乐趣。在时光日复一日的缓慢推进里,有很多痛苦就像是图钉一样,随着滚滚而过的车轮被扎进我们的心中。

  我想我也最终可以找到你,无论花去多少个无法丈量的世纪。

  那么,这样的话,是不是你无论离开多少年,最终都会回来呢?

  记得太多,会让人累哦!忘记太多,好让人心醉。

  风吹起如花般破碎的流年,而你的笑容摇晃摇晃,成为我命途中最美的点缀,看天,看雪,看季节深深的暗影。

  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这么忘记了。

  就像黑暗从来无法吞噬光线。 冬天永远无法吞噬花朵。

  我不是不愿意相信这样一个喧闹而嘈杂的世界,我只是不愿意再相信我自己。

  我保留着这样的幻想,日复一日地催眠着自己。

  以为从此拥抱记忆,即使一个人过下去亦不再孤单。但无色世界里的空气会让记忆汽化,明明今天因背叛而发生争执,因被帮忙而感到温暖幸福,第二天醒来。绝大部分会忘记掉。

  于是遇见你,就变成了一个,类似奇迹的概率。

  重复的说话,重复的沉默,原来都一样,除了逃走,我无法原谅自己。躲在某一时间,想念一段时光的掌纹;躲在某一地点,想念一个站在来路也站在去路的,让我牵挂的人。

  牵着我的手,闭着眼睛走你也不会迷路.。

  假如有一天我们不在一起了,也要像在一起一样。

  有些事情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每个人都是一个国王,在自己的世界里纵横跋扈,你不要听我的,但你也不要让我听你的。

  我忘了哪年哪月的哪一日.我在哪面墙上刻下一张脸一张微笑着忧伤着凝望我的脸.,我们微笑着说

  我们停留在时光的原处,.其实早已被洪流无声地卷走

  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即使忘记了他的声音,忘记了他的笑容,忘记了他的脸,但是每当想起他时的那种感受,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以为自己走遍了天下,其实却从来没有逃离过黑暗逼仄的空间,我们要做真正的流水,流经每一座高山和每一个湖泊,然后化成雨,周游世界。

  什么样的心,怎样的感受,表达力度差距如何巨大的情感,最终都指向同一结局

  丢弃了曾经幼稚的外壳,朝着未知的黑暗前行而往

  地平线随着秋千一起荡漾,于是落日的残影反复地忽高忽低。那些视界里的昏黄光线,在秋千的轨迹里像印章般敲打在寂寞的地面上,湿漉漉的倒影里,唯独找不到你。

  但是生活永远不是连续剧。它不会再应该浪漫的时候,响起煽情的音乐;它不会再男主角深情告白的时候,就让女主角浓烈的回应;它不会再这样需要温柔和甜蜜的时刻,就打翻一杯浓浓的蜂蜜。

  忧伤是嵌在心里不可名状的灼热,不可言说。能说出来的就不叫忧伤了。

  风空空洞洞地吹过。一年又这么过去。而来年,还要这么过去。我不知道是安稳的背后隐藏着沮丧,还是沮丧里终归有安稳。只是我们,无法找到。

  离去,让事情变得简单,人们变得善良,像个孩子一样,我们重新开始。

  一只野兽受了伤,它可以自己跑到一个山洞躲起来,然后自己舔舔伤口,自己坚持,可是一旦被嘘寒问暖,它就受不了

  伤口就像我一样,是个倔强的孩子,不肯愈合,因为内心是温暖潮湿的地方,适合任何东西生长。

  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所以我将线交你手中却也不敢飞得太远。不管我随着风飞翔到云间我都希望你能看见,就算我偶尔会贪玩了迷了路也知道你在等我

  我不喜欢说话却每天说最多的话,我不喜欢笑却总笑个不停,身边的每个人都说我的生活好快乐,于是我也就认为自己真的快乐。可是为什么我会在一大群朋友中 突然地就沉默,为什么在人群中看到个相似的背影就难过,看见秋天树木疯狂地掉叶子我就忘记了说话,看见天色渐晚路上暖黄色的灯火就忘记了自己原来的方向…

  我发现人总是要失去了一样东西才发现那样东西的可贵,于是玩命儿似的补偿。

  每个人都会成长,只是看那些成长的风雨什么时候到来而已。

  那些刻在椅子背后的爱情,会不会像水泥上的花朵,开出没有风的,寂寞的森林

  那些曾经以为念念不忘的事情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里,被我们遗忘了。

  曾经也有一个笑容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可是最后还是如雾般消散,而那个笑容,就成为我心中深深埋藏的一条湍急河流,无法泅渡,那河流的声音,就成为我每日每夜绝望的歌唱。

  后来的我,终于长大。在那一段又一段漫长的旅途里,我渐渐开始感觉,并固执地相信,旋转木马,并没有带来美好的童年,却反而,混淆了我的整个世界。

  这个世界上活着两种完全不一样的人,一种人知道自己是谁,另一种人,一直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房间里昏暗一片,只有屋顶破碎的瓦片间投射下的安静的阳光,成束成束地切割着昏暗的空间。 还有曾经没有带走的家具,小床、凳子,以及我小时候的画板。它们散落在四面的墙角,落满厚厚的尘埃。

  梦里很多摇晃的绿色光晕,后来渐渐看清楚了,那是一整片巨大而安静的树。树影晃动成海洋,朝大地的尽头倾斜着。滚滚而去的绿色巨浪。

  他就像是一块巨大的阳极磁铁,牢牢地吸引了包括我在内的所有阴极的目光。而我就像是在无数面照妖镜笼罩下的妖兽一样,痛不欲生但也痛并快乐着。

  人真的是一种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动物。

  已经十二月末了。上海开始下起连绵不断的寒雨。上帝在头顶用铅灰色的乌云把上海一整个包裹起来,然后密密麻麻地开始浇花。光线暗的让人心情抑郁,就算头顶的荧光灯全部打开,我也只能提供一片更加寂寥的苍白色。

  如果我们的生活充满了以前另一种未知的可能性的话,那么在大学围墙范围内,这一场追逐大战,谁先遇到谁,都可以导致完全不同的结局。这就像有人在转盘里撒下一大把钢珠,在转盘没有停下来之前,谁都不知道最后的赢家会是谁。

  又是这样漫长而灰蒙蒙的冬季——我们的爱,恨,感动,伤怀。我们的过去,我们的现在,我们无限遥远的未来。我们呼朋引伴的草绿时代,我们促膝长谈的漫漫长夜。

  那些以前说着永不分离的人,早已经散落在天涯了。

  歌声形成的空间,任凭年华来去自由,所以依然保护着的人的容颜不曾改和一场庞大而没有落幕的恨。

  也许就像人说的那样,人往往能集注痛苦,因为痛苦比快乐更为深刻。

  其实人是很容易妥协的,有时甚至不用压力。

  紧握在手里的幸福应该是简单而透明的,就像两只大雁,依偎在一起飞过天空,那么简单,那么快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