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空姐一起的日子经典台词

时间:2019-04-09 经典台词 我要投稿

  这个社会还真不公平,女的就哭的正大光明,男的就哭的偷鸡摸狗。哎~~~

  所有男性都把和女孩进行到什么程度分为很多等级,比如:A-牵手,B-拥抱,C-KISS,D……

  处于感情真空期的女人是很脆弱的,虽然乘虚而入会使追求她们变的很容易,但是这种感情往往持续不长,这个时期发生的恋情只是一种过渡产品,当她们逐渐的从上一段感情中恢复的时候,她们往往会选择离去。

  美女撒娇,我这等凡夫俗子怎能招架

  我,一个不是太高,不是太帅,不是太有成就,有点贫,有点懦弱,有点自大的复杂混合物体,其实不过是万千人中很普通的一个。

  “你以后就睡这个房间。”冉静指着我的书房说道,我知道她开始提出非分的要求了。

  “为什么?”

  “因为我要睡这个房间。”YES,我心里不禁一阵激动,美女居然愿意住进我的窝,不,我的家,叫我睡哪还不是随便,但是我不能表现出来,这样我会在气势上输掉很多,我要反击一下。

  “你?睡到我的房间?”我很惊讶的略带一点疑惑的说道。我的演技最起码可以拍国内的青春偶像剧,比那些什么青春偶像的演技好多了,那群家伙长了漂亮脸蛋,却配了不知道什么物种的智慧。

  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想当年金戈铁马,现如今死缠难打·~~

  天天喝,夜夜陪,终于喝成胃下垂~~

  两人在一起,是处于一种平衡状态,如果这种平衡消失了,两人就处不下去了,比如男的有钱,女的漂亮。。。

  我这些无聊的想法为什么总是将我自己这么赤裸的呈现给自己呢

  男人就是这样,天下没有不花心的男人,只有没有能力花心的男人

  我知道你的笑容可以将我的心完全融化,你对我提出任何非分的要求我都会接受,但是你起码先把非分的要求提出来啊,否则我还是很疑惑的,我的心里活动又开始剧烈。

  YES,我心里不禁一阵激动,美女居然愿意住进我的窝,不,我的家,叫我睡哪还不是随便,但是我不能表现出来,这样我会在气势上输掉很多,我要反击一下。

  举了两个例子,你会不会觉得我说的有些道理,虽然这种理论非常阴暗,把爱情这种人类最美好的情感种类完全物质化了。

  网上的功能就在于你可以胡侃,没有人会怪你

  “不行吗?”这个丫头完全不配合我的戏码?她应该表现的再多一些野蛮精神,而不是这么快就呈现想要放弃的口气,她只要稍微那么坚持一下,把“不行吗?”这句话的最后一个字去掉改为“不行?”明显有力度很多,那我就会顺理成章的以“好男不和女斗”的理由同意你住下来嘛。

  “也不是不行,”我先急了,刚才那么出色的演技都白费了:“你要是想住下来也可以,但是一、你要告诉我为什么你要住在这里;二、你必须遵守与我同住的各项规定。”我还是蛮佩服我自己的,这样又把气势补了回来。其实这么说有些多余,我完全可以用我欠她一个要求来解释。 冉静先给我讲述了她的理由,她的房子也是租的,其实她有宿舍,而且宿舍的条件很好,但是她不喜欢总是面对那么多熟悉的人,她希望有时候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喜欢一种安静的生活,所以她才在外面租的房子,有空的时候就一个人跑回来,可是她的房东要把房子收回去出售了,所以她暂时没了栖身之所,这时候离她最近的我,就成了最好的选择。我不知道她说的理由到底是不是真的,其实我也根本不关心她的理由是不是真的,只要美女愿意住在我这里,甚至她只要说一句:“我要住这里”就行了,哪怕她叫我说一句:“你来我这住吧。”我都乐意。

  “恩,那我来说一下和我同住需要遵守的规矩吧。”我说道,其实我哪有什么规矩要说,我这个人一直以来的生活就没什么规律,对家里的什么事物都无所谓,只要是女性借宿(这一点上我确实非常重色轻友,我很难习惯和一个男人同住,为了男人让我和沙发亲密接触我一万个不愿意,但是女人则不一样,因为她们睡沙发我觉得比较符合自然规律),我基本都同意,何况一个美女,我还有什么规矩要提,难道我告诉她半夜不可以敲我的门?

  “等一下……!让我先说我的规矩”冉静抢先说道:“一、两个人的物品各自摆放,不可以在没有得到对方许可的情况下使用对方的物品;二、必须保持公共地方的清洁,我在家的时候,你不允许抽烟;三、你上厕所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关门,因为我老忘记敲门,上厕所前一定要记得敲门,因为我总是忘记关门;四、我要看电视的时候,你不许使用电视机的遥控器;五、脏衣服不许堆积在洗衣机里面,要及时清洗;六、如果我心情好做饭给你吃,你绝对不可以说不好吃,并且一定要吃完;七、在家你……穿着的衣服必须遮盖60%以上的肌肤;八、在不得到我的允许的情况下,你不允许带任何人来家里;九、我不想说话的时候,你千万不要和我说话,我想说话的时候,你绝对不允许不说话;十……”

  男人天生就喜欢被女人打,尤其是这种“粉拳”,从小学生时始,男生就喜欢去惹女生生气,以便引起女生的注意,最后的目的就要让女生锤自己两拳,即使有时候锤疼了自己,自己心里也美滋滋的,这绝对属于“打是疼”的范畴,要不怎么说男人天生“贱”命呢。

  我从来不和人讨论以下三个问题,一、人为什么活着;二、爱情是什么;三、钱到底是不是万能的,除了以上三个问题你要是还有什么问题要问我,我可以帮你解答。”我不和人讨论以上三个问题的原因是因为以上的三个问题绝对属于最无聊的讨论话题,第一个是属于没有答案的,第二个是属于有很多答案的,第三个则是明明有一个明确答案,但是有些人偏偏不相信的。

  爱情最美丽的阶段也许就在开始的阶段,几乎80%以上(个人认为)的爱情故事、连续剧或者电影等等,最后的结尾都定格在男女主人公爱情关系的确立之上。难道爱情只有开始的阶段是最美丽的?那么我们面临的将是一个可悲的事实,如果我们要享受爱情,我们就必须不断的重新开始。

  男人和女人之间无非是一种相互需求而己,男人需要女人漂亮、温柔、体贴、身材好……,女人需要男人有财、有才、浪漫、温馨……,

  所有的受情都可以用公式计算,当两个人在受情的砧码上失去平衡的时候那么一切就应该结束了。

  举例说明:一个男人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相貌堂堂,年收入50万人民币,有房有车,很简单他的“爱情重量”就等刊上条件相加,那么他找的“爱情对象”就必须和他的“爱情重量”相当,譬如:长相漂亮,身材匀称,有气质,经济独立……,双方吨量相等的时候,那么爱情就有可能发生。

  你一定会说还有很多双方条件相差很多,但是依旧非常恩爱的情侣或者夫妻,他们的“爱情重量”不是完全失衡的吗?那么再举一个稍微复杂一些的例子:一个男人身高170公分,长相一般,收入平常,无房无车无特长;一个女人同样长相漂亮,身材匀称,有气质,经济独立。如果这时候他们是很恩爱的情侣或者夫妻的话,那么他们的“爱情重量”很不相当,所以男方这时候一定会在他的“爱情重量”上加一个很重要的珐码,就是对女方特别的温柔、体贴,任劳任怨。这样的情侣或者夫妻之间不可能出现女方对男方千依百顺的,因为那是男方的爱情珐码,如果失去,他们的受情就会失衡。当然任何事情都会存在特例。

  跳舞本身就是一种无聊的运动,就是一种给不认识的男女一个合理拥抱的理由,尤其是那种慢的象走路一样的舞,我这个有大男子主义的人曾经在学校的时候就因为女朋友在不得到我的允许并且不在我的陪同下前往学校的舞厅跳舞而被我剥夺了做我女朋友的资格,虽然这个女朋友也是我从学校舞厅里面跳回来的。但是就因为如此,我更加的厌恶跳舞这种运动,一想到我那些舍友在每个周末去参加舞会前的丑恶嘴脸和参加完舞会后的那些无耻言论,我就对这种运动产生很大反感,虽然我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但是人就是这么自私,允许自己去那种地方勾搭其他人的女朋友,而决不允许自己的女朋友在那里被其他人勾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