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故事之准女婿上门

时间:2016-12-16 编辑:祥裕 手机版

  我们科的宋涵征千辛万苦,终于赢得了美女刘悦的芳心,刘悦要带他上门去。但刘悦先放出话来:她是个乖乖女,很听从父母的意见。要是宋涵征过不了她父母那一关,这万里长征就不用再走了。这一下子,就把宋涵征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看到宋涵征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悲催模样,我们几个老女婿就有些不忍心了,把他拉到一旁,给他传授经验。老孙说:“头一次上门去,带的礼物最重要。不在乎轻重,关键是人家喜不喜欢。你偷偷问问刘悦,看她爸喜欢什么酒什么烟,她妈妈喜欢什么点心什么茶,她哥哥有什么爱好,她嫂子喜欢什么化妆品,她侄子喜欢什么玩具,爱看什么动画片。”宋涵征吓出了一身冷汗,忙着记下来说:“我真没想到啊,还有这么大学问。买不对路子,白花了钱,还不招人待见,那不白瞎啦。”

  大陈忙着说:“买东西虽然重要,但也不是最重要的。相女婿,最主要的还是看你的形象。从哪儿看呢,一个是礼貌,一个是举止。举止要端庄,礼貌要恰当。面上的礼貌你有了,但咱们这个地方有些特殊的礼貌,你知道不?跟女方的父亲,一定要叫伯父,跟女方的母亲,一定要叫伯母,表示尊重。”

  宋涵征捂着嘴巴说:“哥呀,你要不说,我哪知道还有这么多事儿?我以为就是叫叔叔阿姨呢。记住了,记住了,伯父,伯母,伯父,伯母。”

  他转向了我:“魏哥,你也是个老女婿了,当初也曾成功地征服了你的岳父岳母,给咱传授点儿成功经验呗。”

  我问他:“买礼物和举止都很重要,但你知道最重要的是什么吗?”他迷惑地摇了摇头。老孙和大陈也都迷茫地看着我。我卖了一下关子,这才说:“最重要的,是人品。人家嫁闺女,闺女要跟着你过一辈子,钱财权力都是身外之物,只有人品好的人,才能对他们的闺女好,所以这才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怎么看人品呢,短时间内,就得看你的亲和力了。你第一次上门去,最怕的就是没话题,双方都很尴尬,搞成了问答式的,就更是索然无味,也显得你这个人太刻板无趣,那就要失分了。我给你的建议是,多看看笑话,讲给他们听,就能活跃气氛了,还显出你诙谐幽默。”

  宋涵征拍着手说:“这个建议好。我最没有幽默细胞了。多看几个段子,给他们讲讲,逗他们都笑了,就掩藏起我这个缺点了。”

  他跑回电脑前,就按照我们的建议做起了功课。

  周六,宋涵准时上门了。

  晚上,我给他打电话,想问问他结果,其实也是想让他感激我一下,但他却没接电话。周日,我又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他也没回,再给他打电话,他居然关机了。这小子,不会是乐不思蜀了吧?

  周一一早,我们见到宋涵征蔫头耷拉脑的,整个一个衰衰哥,不用问也知道,他“应聘”失败了,忙着问他是怎么回事儿。他清了清嗓子,然后说,他听从了我们的建议,进行了认真的准备,从效果上看,还是非常成功了。

  周六那天上午,他准时来到了刘悦家。刘悦家对他上门很重视,全部家庭成员都在家中迎候了,包括刘悦的父母、哥嫂,还有她那个十多岁的侄子。寒暄过后,他先拿出了买给各位的礼物。那些礼物都是刘悦帮着他挑选的,虽然不是很贵,但遵从了那个“最爱”原则,果然博得了大家的喜欢,看他的眼神儿马上就亲近了些。

  宋涵征还谨记着大陈的教诲,一会儿一个“伯父”,一会儿一个“伯母”,叫得两位老人很开心。

  他觉得该拿出杀手锏了,看到刘悦的小侄子乖乖地坐在一旁,眼珠儿一转,就讲出了他昨天看到的特好笑的那个段子:

  有天中午,我到一位朋友家作客,朋友的儿子恰好放学回来,一进门就对朋友说:“爸爸,老师让你带我去吃炸鸡腿。”我和朋友都很诧异,不明白老师怎么会说这样的话。朋友就问他儿子:“老师为什么叫我带你去吃炸鸡腿呀?你怕是自己想吃,故意这么说的吧?”他儿子说:“爸爸,我没骗你,老师真的这么说的,她还写在我的本子上了。”说着话,他儿子就从书包里拿出作文本,翻开给朋友看,我也凑过去看。原来是他儿子写的作文,其中有一段话是描写枇杷的:暖和的四月,枇杷成熟了,一颗颗金黄色的大枇杷就好像一个个炸鸡腿,看到它,想着香喷喷的炸鸡腿,我忍不住口水直流……老师在后面写了评语:虽然对枇杷的形象描写得有点儿离题,但比喻很生动。好久没吃炸鸡腿了吧?建议你爸带你去吃一回。

  笑话说完,宋涵征就笑起来。他笑到一半儿,这才感觉出不对劲儿,因为满屋的人只有他一个人在笑,那几个人都面面相觑。他还没明白过味儿来,刘爸爸就站起身来,招手叫过了他的孙子,冷冷地说:“走,跟爷爷下楼去遛遛。”那孩子冲他做了个鬼脸,就跟刘爸爸下楼去了。

  刘悦的哥哥嫂子站起身来,干巴巴地笑笑说:“我们还有点事要办,先走一步。你坐,你坐啊。”不等他回话,就走了。

  刘妈妈无奈地看了看他,重重地叹了口气,也站起身来说:“老姐妹们等着我去扭秧歌呢。你坐,你坐吧。”说完,居然也走了。

  现在,房里就剩了宋涵征和刘悦两个人。他不解地看着刘悦,奇怪地问道:“他们怎么都走啦?”刘悦无奈地一摊手说:“他们不便用手投票,就用脚投票啦。”

  宋涵征忙着问道:“我做错了什么?”

  刘悦淡淡地说:“你也没做错什么,只是讲错了一个笑话。你那个笑话,就是我侄子的故事。那篇作文就是他的杰作。那个笑话是他们班主任写的,发到了网上。为这,我爸还找过他们学校,她特别郑重地给我们赔礼道歉了,还删除了她的帖子。只因为已经被很多网站转载了,才没有办法彻底删除。”

  宋涵征忙着辩白说:“我不知道啊。”

  刘悦不再跟他说什么,就把他送出了门。

  晚上,刘悦给他发来一条短信,说全家人都不同意他们继续来往,因为他不经过调查研究就敢乱发言,太缺少务实精神,极度不可信任。这种男人,很不靠谱儿。她不能不听家里人的意见,所以就决定跟他断绝来往。

  宋涵征十分委屈地看着我:“哥,你说,这是我的错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