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以对的笑话故事

时间:2016-12-15 编辑:祥裕 手机版

  笑话故事一:对牛弹琴续篇

  虽然与著名音乐家钟子期、俞伯牙合称三大音乐才子,但自从上次被二人嘲讽以来,公明仪不敢再贸然对牛弹琴了。

  于是他推掉了一切商业演出,宅在家里反复思考,究竟是何原因让那头奶牛对自己的琴声无动于衷?

  其实,对牛弹琴是公明仪在挑战一项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用琴声使牛儿与自己互动。一旦成功便能获得数目可观的奖金,如此一来,自己的后半生也就有保障了。

  后经高人点拨,公明仪终于明白症结是出在曲目的选取上。上次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弹奏的是俞伯牙的《高山流水》,该曲晦涩难懂,过于深邃,连普通人都难以听明白,何况是牛?高人遂指点迷津:“如果把曲目换成小牛犊的叫声,定会引起那头牛的共鸣,这就叫母子情深嘛。”

  说时迟那时快,第二天一大早,公明仪便带着一群媒体记者、吉尼斯公证人员来到草场。待到一切准备就绪后,面对那头奶牛,公明仪将一曲《世上只有妈妈》演绎得滴水不漏。这一次,公明仪可谓把自己的弹奏潜能发挥到了极致。

  然而,瞎子点灯空欢喜一场。弹奏完毕后,那头牛儿依旧旁若无人地啃着绿油油的小草。

  公明仪见状,当众摔坏了那把陪伴多年的古琴,欲愤懑离去。不料,牛儿竞开口说话了。它望着公明仪语重心长地说:“公明兄,我耳聋都快一年了,难道没人告诉你吗?”

  听罢,公明仪发出一声长叹:“呜呼,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

  笑话故事二:精神病院的骚乱

  这天清晨,精神病院发生骚乱。带头闹事的患者叫张德,在他的指挥下,几十名精神病人成功地将十几个医生、护士制服,强迫他们穿上病号服,把他们关进一间大病房里,而一群精神病人则换上了医生、护士的服装,充当起医生、护士来,张德更是当起了精神病院的院长。

  精神病院的真正院长是江宏,他也被关进了大病房。他立即召集手下开会,商量怎样才能脱逃出去。商量妥当后,他们按计划开始实施,首先由一名医生用力摇晃大病房的铁栅门--“咣当咣当”,铁栅门外上了锁,门口还有几个身强力壮的精神病人在站岗,其中一人厉声问:“干什么?”

  医生说:“我要见你们的张德院长!我的病好了,我要出院。”

  “你的病好没好,你说了不算,张德院长说了才算。”站岗的精神病人从外面开了锁,放这名医生出来,押着他去院长室。

  十分钟后,这名医生回来了,他垂头丧气地说,刚才在院长室,他对那个疯子--“张德院长”说,他的病好了,要出院,对方却说,越说自己病好了的,病越没好,就命人把他押回来了。

  一计不成,再施一计。另一个医生又去晃动铁栅门,要见“张德院长”。于是,站岗的精神病人又押着这名医生去院长室。没一会儿,这个医生也唉声叹气地回来了,他说,在院长室里,他和刚才那个医生反着来,说他承认自己有精神病……但刚讲完这一句,“张德院长”就说:“知道自己有病?那就安心住院治疗吧!”便叫人把他押回来了。

  大家一筹莫展,不知如何是好。

  江宏院长转悠了几圈,计上心来。他见地上有一把链子锁,那是在骚乱中遗落下的,锁眼上还插着钥匙。他把钥匙放在衣兜里,用链子锁把铁栅门从里面锁上了。

  这时,正巧到了服药的时间,外面一帮精神病人扮作医生、护士,用托盘托着一堆药片来大病房送药。他们从外面打开锁,却推不开铁栅门,这才发现铁栅门上还锁着一条链子锁,于是七嘴八舌地嚷嚷起来,让里边的人开锁。江宏院长从衣兜里拿出钥匙,晃动着,显摆着,得意洋洋地说:“钥匙在我这,就不给你们开!”

  有人急忙去报告,很快,“张德院长”闻讯赶来了,他的手叉着腰,站在铁栅门外,质问江宏院长:“为什么不给我们开门?”

  江宏院长说:“因为你们是病人,我们是医生,病人就要被锁在外面,不许进来。”

  “你胡说!”“张德院长”吼叫着,“我们才是医生,你们才是病人,被锁在外面的应该是你们!”

  江宏院长装模作样地问:“什么?我们是病人,你们才是医生?”

  “张德院长”哈哈大笑:“对,没错!你们是病人,我们是医生,因此你们才应该被锁在外面!”

  “天哪,原来是这样!”江宏院长夸张地叹息着,乖乖地打开了链子锁。“张德院长”--那个真正的疯子带着穿了医生、护士服的精神病人们,有说有笑地进了大病房,同时朝外驱赶江宏院长他们:“出去出去,你们这帮病人,你们应该被锁在外面,不许进来!”

  江宏院长他们十几个人,压抑住内心的狂喜,不慌不忙地走出病区,迅速从外面锁上了铁栅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