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遣首选笑话故事

时间:2016-12-15 编辑:祥裕 手机版


  笑话故事一: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奴家含辛茹苦抚养红孩儿,心里想着养儿防老,谁知儿大不由娘,红孩儿不满十六岁就闹着去南方打工。那你就好好打工,干吗去火云洞参加黑社会?结果被孙猴子撺掇着观音菩萨收了去。要说在观音菩萨那里当公务员也算不错,可就是一年半载难得回家一趟。这孩子不回家也就算了,你说你是观音菩萨的散财童子,咋就不知道每月寄上百八十根金条回来呢?

  牛魔王这个挨千刀的从来都指望不上,自从奴家怀上红孩儿,他就开始和玉面狐狸那个骚货鬼混,奴家还没说他两句,他竟然玩起了分居,搬去狐狸精那里再也不肯回来。如今倒好,被孙猴子邀一群天兵天将抓了去坐牢。

  想起孙猴子,奴家就恨得牙根痒痒,再怎么说你也是牛魔王的结拜兄弟,咋就能下狠手把你哥哥送进监狱?咋就能下狠手把火焰山扇灭了呢?往常老百姓想要下雨,都得带上厚礼来求俺铁扇公主,奴家对着火焰山扇上几扇子,给他们降下甘霖。现如今山上没了火,谁还来求铁扇公主,你让奴家吃什么呀?

  还好太上老君不忘旧情,时常来看望奴家,顺便放些零用钱。但这几年太上老君来得也少了,说什么天庭严禁包二奶,他也得注意影响。以前他咋不想着注意影响?红孩儿用三昧真火烧了孙猴子,天上人间到处议论:“红孩儿怎么会捣鼓三昧真火,不会是太上老君的私生子吧?”那时也没见他眉头皱一皱,如今倒怕影响不好了。这老倌儿分明是见奴家徐娘半老,有了始乱终弃的念头。他这就嫌弃奴家了?也不看看他自己,牙都掉光了,动一动就呼呼呼直喘气,奴家还嫌弃他呢!

  自力更生,丰衣足食!前几年奴家就在火焰山下开垦了一个葡萄园,奴家有芭蕉扇,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那葡萄长得别提多好了,只可惜葡萄价格始终上不去,又不方便运输,一年到头也挣不到几个钱。好在奴家穷则思变。既然那些达官显贵一窝蜂地开始喝葡萄酒,那奴家就办个葡萄酒庄。奴家酿制的“铁扇”牌葡萄酒物美价廉,去年寄了几瓶给红孩儿尝尝鲜,红孩儿告诉奴家:菩萨说酒是好酒,只怕没销路!当时奴家想:观音菩萨又不喝酒,怎么知道好不好喝、好不好卖?后来发现,这葡萄酒的销路还真是不好——酒窖里的酒越积越多。

  如今可不同了,奴家把酒价升了几十倍,还照样供不应求。说起这事儿,还得感谢猪八戒:上个月猪八戒到奴家酒庄来买酒,说是要送给太白金星,让他帮忙解决高翠兰的公务员编制。奴家带他去酒窖转了一圈,他却说:怎么全是“铁扇”,没有“拉菲”呀?

  奴家说:“拉菲”是法国货,咱东土又不产洋酒。

  谁想猪八戒说:你傻呀?法国每年只能酿出20万瓶“拉菲”,咱东土每年喝掉的“拉菲”却有200万瓶。哪来的?还不都是咱东土自己酿的?你这样,把“铁扇”商标撕掉,替俺贴上“拉菲”,价钱好商量。

  奴家一开始还有些担心,太白金星可是酒中仙呀!而猪八戒却说:他懂个屁!无非是借这些个洋玩意儿附庸风雅,你要说茅台他能喝出真假我就信,他哪懂什么“拉菲”呀?

  猪八戒到底是留过洋的人,见识就是不一样。后来奴家把库存全部贴上“拉菲”、“玛歌”,还真是供不应求!

  笑话故事二:傅斯年的幽默

  民国名士里有意思的特别多,傅斯年又是其中翘楚。与别的名士不同的是,傅斯年生性豪爽,疾恶如仇,臧否人物,敢怒敢言,人称“傅大炮”。的确,傅斯年给人的感觉是雷厉风行,充满霸气。不过,他也有风趣随和的一面。

  傅斯年和罗家伦同为胡适的学生,同为“五四”健将,两人共话天下大事,引领学界风骚,是一对无话不说的好友。1923年冬天,罗家伦遭窃,衣物尽失,几乎到了“裸体归天”的悲惨境地。傅斯年闻讯,以“山外魔生”为名写信给罗家伦,调侃地劝慰道:“昨晤姬公,闻真人(罗家伦的绰号)道心时有不周,衣冠而往,裸体而归,天其欲使真人返乎真元耶!不然何夺之干净也?”又说:“今写此信,是告诉你,我有一外套,你此时如无解决之术,则请拿去。虽大,容或可对付一时。帽子,我也有一个,但恐太小耳。”罗家伦接信后,哭笑不得:“傅大胖子,就知幸灾乐祸!”

  傅斯年确实是一个肥头大耳的大块头。昆明的人力车夫,拉起车来总是飞快地跑,可傅斯年上了车,车夫很是吃力。有一次,车子翻覆了,车夫不但不道歉,反而怪傅斯年过胖过重,要他赔车子。罗家伦笑问傅斯年:“你这个大胖子怎样和人打架?”傅斯年不假思索地答:“我以体积乘速度,产生一种伟大的动量,可以压倒一切!”

  刘半农去世后,北大中文系急需教员,文学院院长胡适便出面向史语所借罗常培救急。傅斯年一向尊重胡适,二话不说就同意了。为了配合罗常培的工作,傅斯年还给他配备了助理,三年后所配助理竞达三人之多。谁知罗常培去了北大之后,迟迟不见回来,傅斯年只好向胡适要人:“莘田兄(罗常培)‘借出三年,可谓‘久借不归’,无专任研究员老是‘借出’之理也。”但北大方面还是没有动静,傅斯年无可奈何地自嘲:“孙、周是想占便宜却赔了夫人又折将,我是一片好心,没想到也赔了将才又折兵。”

  傅斯年患高血压,到美国进行治疗。住院期间,傅斯年的体重足足减少了三十磅,仅有的几套衣服都太大了,裤腰大出了四寸。病愈回家的那一天,傅斯年一跨进屋门,就用只手紧缩着裤腰对妻子说:“我现在可称为楚腰细,再也不是傅大胖子了。”

  傅斯年抵达台湾时,恰逢台湾有轻微地震。傅斯年不由笑道:“我真不愧是一个要人,一到台湾,便有地下礼炮向我致敬。”

  在台湾大学任校长时,傅斯年大刀阔斧进行改革。他还邀请我国第一位留英学生李祈到台大任教。为了留住李祈,傅斯年破例给她配了住房。一次,李祈神色慌张地冲进傅斯年的办公室,说附近农民养的一只红脸番鸭咬破了她的袜子,鸭嘴接触到她腿上的皮肤,怕染上“狂鸭病”。傅斯年听了,哈哈大笑:“只闻有狂犬症,未闻有狂鸭症也。”李祈也怪,她坚持让傅斯年买下那只鸭子,送到医院去化验,傅斯年只好照办。证明鸭子没有病后,李祈才算安心。傅斯年笑着对李祈说:“你有任何条件我都答应,只是希望你以后多穿几双厚袜保护你的腿,因为我没有钱再买鸭子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