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人最易得的两种病是什么

时间:2018-11-27 职场百态 我要投稿

  第一种病:离职前症候群

  车上,一女孩跟男友或老公商量合适的离职时间,作战思路大致是这样的:

  离职时间选周一不选周五,因为可以多算两天;

  还可以考虑躲过小长假,又多算三天;

  离职前先把年假休了,因为是带薪假;

  如果10号以后离职,工资算半个月——所以6.12可以提离职,这周开始想办法请年假。

  我心中真的是,难以言说。我只能说,从道理上和法律上我不能说她什么,但如果我是她的同事或前同事,我不会把她推荐给需要人的公司;如果我是他的上司,我不会在同行询问我这个人工作能力怎么样的时候给与她应得的评价,我会先说这件事。

  因为我认为,离职最需要考虑的是我的工作是否顺利交接?如何让我的雇主不因为我的离开而遭受损失。

  这么说不是白莲花,而是尊重自己曾经的选择。

  不论什么样的原因导致离职,这份工作、这个工作里的合作者都曾经是你的“选择”,所以离职开最需要关注的是有没有让这份选择变烂尾,而不是走的划不划算。

  总之,太计较的人不会是好员工,更不会是好领导;当然,太计较的企业也必然没什么大成就。

  所以,好的离职是:虽然你走了,但只要你想,原来的企业和老板都衷心希望你能回来,或者是离职的前员工对一家企业的评价是“很好”“感谢”。

  我曾有一段不好的离职经验,我跟大老板表示会歇一段(其实已经答应猎头考虑去另一家公司,但是没谈好职位和薪酬),感谢他多年的照顾,表示可以在未来1-2个月过渡并完成目前工作表里所有的安排。

  然后,不知道大老板怎么沟通的,我的直属上司用了二周时间招来一个我的继任者,美其名曰交接,其实就是想把我的资源全盘接收。我也没客气,告诉他们所有资源都在共享盘里,然后把留在公司的电脑格式化开始soho,然后等工作表里的工作做完,就发邮件给所有合作者说我已离开这家公司,停用工作邮箱。

  当时是觉得自己很真诚的在考虑跳槽期间就把一切安排好,打算正式交接一切,但遭遇到了“防贼”一样的待遇,所以就也不想再管接任者是否顺利上岗。

  当然,也有好的离职经验。比如离职后两个月收到奖金,前公司HR打电话说,你之前的部门得奖了有你的贡献,所以给你的老工资卡打了一笔奖金记得查收。——我现在工作的公司也会这么做,我觉得这是令人尊重的企业。

  第二种病:受不了委屈

  被同事误解 做了原本不属于自己的工作 重复劳动。

  谁都会有猪队友或者是奇葩的甲方,但吐槽完了猪队友应该想想,自己会不会也曾是别人的困惑?我经常在车厢里听见人们打电话跟朋友或者同事抱怨自己的某一个同事或者上司,内容经常是:改改改,反应通常是:MMD。

  实话说,我也经常吐槽这些内容,但并不会当真,没想着真让同事或者老板体谅自己。多数时候说这些,是对话的那个人强烈需要的这样的赞同或者劝慰,而不是自己真的在一个猪队友环伺的处境。退一万步讲,你身边都是猪可能反倒显得你更值得拥有,毕竟low和high都是比较出来的。

  我以前有一个同事,是我最重要的搭档,我发现她相当不好搞定的时候就开始了漫长的顺毛捋时期,终于有一天她跟我敞开心扉了,主要内容是吐槽自己的某下属多难管活儿多差同时又多会迎合老大。实话说,换现在我可能就直接无视她找别人干了,但那时我还是与人为善的。于是我充分肯定了她对于下属“小人”的定义,并且迎合她批判了那个下属,还说自己也老遇见这种,但最后又落脚到“老大只是喜欢听好听的,但不傻,所以不会让她顶替你,所以你还是当之无愧的No.1”。从此后,就不用捋了,和我干活一直都很配合。只是有后遗症,就是有事没事儿总会说几句别人的坏话。

  实话说,公主病或者王子病一毛钱用都没有,既不会给你算绩效也不会帮你升迁。把小事当委屈找领导哭诉,只会让领导嫌你叽歪;若万一真受了大委屈,估计都不能说,只能证明自己脑子不够或者承担不了责任。

  一句话总结

  入职考验做事,离职考验做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