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艺术教育为本质谈绘画状况论文

时间:2019-01-14 毕业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思想观念和语言形态的多元,是这个时代文化艺术的整体特征。绘画艺术作为一种传统的艺术形式,在新中国的发展历史上,从它最初的“工具性”,经过“形式主义”过渡到“观念”的领域,逐渐发展到中国艺术独立的价值观念和话语权开始觉醒的今天。今天的艺术被称为“思想的艺术”,它应该具有独立的意识、完善的人格、批判的精神和创新的勇气,用独立的个性化语言形态和独特的“创造力”来启迪人的思想,批判社会现实,表现出社会意识在个人主义的大环境中觉醒。然而,当今中国的艺术还存在着很多的问题,我认为寻找问题的所在和解决问题的关键都要通过艺术教育来实现。今天的艺术教育大部分依然延续着陈旧的体制观念,改革开放之前,中国的艺术教育基于为国家意识形态服务,以苏联的现实主义写实方式为主。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受西方现代和后现代思想的影响,学院也增添了不少新的专业,但多数是受市场的影响,中国的艺术教育在摆脱了政治意识的束缚之后,却又转向了迎合市场的方向。艺术教育真正的目的和意义始终没有解决,所以很多艺术院校的学生都有困惑和盲目追随西方的现象,甚至还有一些学生去追捧那些在“商业艺术大腕”。

  从教育的情况就可以反观出中国艺术的现状。我认为艺术教育应该是一种思想启蒙和传授绘画技术相结合的教育。但当前的艺术教育中却严重缺乏思想观念的启蒙教育,导致学生在知识结构和对艺术自身的认识上非常幼稚和薄弱,很容易随波逐流,不明确自己的艺术定位,就很容易受到商业及市场中不良现象的干扰。中国当代艺术的话语危机向我们提出了历史性的要求:只有建立起自己独立的艺术学理论及其教学体系,才能使中国的文化及其艺术于世界艺术之林中彰显出自己的声音,树立起自己的形象。艺术教育中的不足,很多是历史遗留下来的,20世纪中国的历史因素,决定了中国绘画的形势和现状。长期以来,在求得民族解放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背景下,中国绘画一直担当着组织宣传的任务,更在文革期间为政治集团充当着“工具性”的作用。这种长期对绘画艺术的束缚和掌控导致了艺术自身发展的停滞甚至退步,在文革之后,艺术家开始通过作品对刚刚过去的历史表达了怀疑和反思,代表了绘画艺术在一个新时期的觉醒。随着改革开放,封闭的国门打开,大量西方现代主义思潮和形式涌入中国,被政治束缚已久的中国艺术家从中借鉴、吸取了大量营养,他们通过利用西方现代主义的绘画形式表达出自己被压抑已久的情感和对新时期艺术的憧憬。满怀激情的中国艺术家用十多年得时间,像“走马灯”一样将西方现代主义各流派的艺术走了一个遍,但这种外来的艺术毕竟不是自己传统的艺术,它只是在中国特定的历史背景下,满怀激情的艺术家在没有找到中国艺术自己的定位和方向的情况下,急迫的建立和发展中国现代艺术的一种冲动,也最终导致了中国现代主义艺术的终结。这个时期正处在鼎盛时期的中国现代主义绘画嘎然停止,引起了文化和艺术界的深刻反思,在摆脱了政治权利束缚的新时期,应该建立起具有独立的、个性的、具有创造性的本土的中国自己的艺术价值观和评价标准,是新时期历史赋于中国艺术家的责任和使命。批判现实是艺术的一种现实精神,通过对传统的否定和对现实的批判,介入和干预现实,使人从真正的意义上获得自身的解放,使社会保持良性发展。五四时期的反传统运动虽然过于极端的否定了传统文化,但在那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对传统文化中不思进取和固步自封的现象造成有力的抨击,有其积极的社会意义。新中国成立后,十年动荡的“文化大革命”用政治权利将艺术作为实现自己个人利益的“工具”,抛弃了民主和科学,走向了一条绝对的同一道路,严重阻碍了文化和艺术的发展。唯有改革开放十几年才取得了真正意义上的文化革命,这十几年中的中国文化已通过对传统与现实的全面思考而将现代化的进程提高到整体性革命的阶段。人们抱着建立新的文化格局和新的艺术面貌的激情对传统进行了有力的批判。因此,它具有一种建设性意义,它之所以有价值,就在于它非常明确的确立了人的解放。就艺术而言,人得解放是通过摆脱传统的束缚以创造出新的艺术语言而展示出来的。

  为此,艺术家们开始对艺术与社会、艺术与宗教、艺术与哲学等问题全面的重新审视与思考。不幸的是,在市场经济异常繁荣的今天,批判和创新的精神,被消费和娱乐的物欲所取代,曾经的理想却成为今天的笑料。在今天中国的艺术教育中必须重新树立起中国当代艺术的价值观念,创建自己的评价标准。“中国本土艺术学”是相对于西方艺术价值尺度而提出来的。因为中国现代的艺术观念和艺术形式都来源于西方,我们的绘画以及各种流行的艺术形式,包括装置艺术、行为艺术、声光、影像等艺术形式也都是从西方引进过来的,并且,这种移植是全方位的;不仅包括艺术的观念、形式、工具、材料、包括艺术审美观念和评价尺度,都是由西方艺术的审美尺度先定的提供给我们的。在我们当前的艺术教育中采用的艺术学理论及其教育体系,都是建立在从西方引进过来的这些观念、方法和审美尺度之上的。我们的艺术理论和艺术学教育的基本框架和模式,全部是在国外全盘照搬过来的,最多再此基础上加一点点变动,长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受国外艺术思想观念的左右,而本民族文化的精髓却逐渐抛弃。

  在我们接受西方的艺术观念和方法的同时,同样也接受了他们的价值尺度,一直以来我们都在用这种西式理论和价值标准来评价自己的作品和其他人的作品,并把这种西方艺术的价值尺度连同它的审美观念传授给下一代艺术从业者。长期以来,我们就这样不断地受西方的艺术观念的控制来探讨我们自己的艺术,重复的创作着西方意味的中国艺术,乐此不彼地教授着这种外来的思想理论和艺术形式,而忘记了创造的神圣使命和本民族文化的精髓。由此造成的情况便是:中国艺术家对西方话语中心艺术审美尺度不假思索的无条件认同,对西方艺术潮流亦步亦趋的追随和模仿。从而导致真正属于自己民族的、独立的、当代的中国本土艺术之魂始终蛰伏着没有觉醒。中国艺术家对西方现代艺术的追随与模仿已经走到尽头了,中国艺术需要真正的创造力!中国当代艺术中存在着一种不成文的价值观念,就是所有关于艺术的标准都是西方说的算。只要是西方发生的文化现象似乎都是前卫的,就是国际的,放之四海皆准。似乎只有跟随西方文化艺术的脚步,才能彰显出中国艺术的前卫。

  在当代绘画领域里我们总能发现这样一种现象,即西方艺术家出个什么新样式,一夜之间中国便出来一群追随者,他们不在乎这种语言形式出现的动因,不在乎跟自己所表达的思想观念是否相符,反正拿来就代表“新潮”。以至于画面的形式语言跟思想观念产生割裂,作品只剩下一堆怪诞的形式,一片混乱。这种盲目的“拿来主义”对一些年轻画家和学院的学生造成了很大影响,认为只要我跟别人不一样(不管通过什么手段),就是新潮。却不知道绘画语言的创新和个性,是需要对这个社会、对自身的生存环境的感受而来的。从新中国艺术发展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出,改革开放之前,中国的艺术始终处在政治权利的束缚之中,艺术彻底丧失了自由和创造力,严重阻碍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改革开放之后,西方现代主义信息大量涌入长期封闭的中国,使长期受到压制的中国艺术家从中摄取了新的营养,急于改变中国艺术现状的艺术家们,用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将西方现代主义个流派的艺术形式像走马灯似地走了一个遍,各种西方艺术形式齐上阵,局势混乱,这种急功心切、浮躁的心态最终导致了“中国现代艺术”的终结。综上所述,无论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发扬光大,还是借鉴外来的文化体现时代的意识和精神,我们看到了艺术的可贵之处在于创新。不光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对形式语言的创新,更是要对时代的意识和精神做出反应,才能体现出艺术的创造力。要改变当代艺术的现状便要先从改变艺术教育做起,使中国的当代绘画充分展现出创新的活力和独特的气质。

相关文章